《鴛鴦春膳》(2007)

未命名5


20170601.jpg








《鴛鴦春膳》小說節錄

「那叫『百鳥朝鳳』⋯的著名春膳,在白色的豬肚、黑色的烏骨雞、肉色的禾花雀的包藏,在慢火細炙的七個小時中廝摩溫存,如是,事實上完成了豬、雞、雀彼此之間最深的體液交流的春事。他們事先經過了張開、進入、包覆的儀式,再由淫羊藿、黨蔘、巴戟天、冬蟲夏草的催情,經慾火的鍛燒——
誰能說他們,白色的豬肚、黑色的烏骨雞、肉色的禾花雀三者之間,不是已然完成彼此之間的春事。
如是,他們方能入那些人的口,助他(她)們完成了怎樣的春事︖」——《鴛鴦春膳》。



名家評論節錄

「縱使這部小說充斥著可能是衛道者視之為『離經叛道』、『不可言說』的女性情慾書寫,但它其實是一本透過飲食的書寫,批判既有偏頗 的性/別和文化認同政治,並期望讀者能超越狹隘的文化思維。因此呈現出本文企圖以臺灣人、時、地三度思維的『跨文化意涵』。」——邱子修

「李昂將飲食書寫發揮出政治、文化、社會相互關係的想像力,開闢書寫新境,也讓讀者飽食了飲食文學奇觀。」——蔡素芬

「(〈果子狸與穿山甲〉)『最動人的地方竟不在吃而是細節描述上所醞釀出來的光影和氛圍』,讀者似可感覺到『昔時那些人物所帶來的懷念時光氣味』。」——陳雨航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