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の小說》(2000)

未命名9






《自傳の小說》小說節錄

儘管未盡如意,三伯父至少還有這一塊家鄉的泥地葬身。可是妳呢?謝雪紅⋯,妳返鄉歸葬的心願,在海峽兩岸分隔的政治實體勢力下,看來如此遙不可及,即使魂魄要來,千山萬水深海阻隔,又要如何方能渡海還鄉!

望向日落西沉的海峽盡端,止不住的淚水潸潸滑落,我不禁出聲輕喚——
謝雪紅,
我要找尋的,又豈只是妳的一生。
謝雪紅,
妳的一生、我的一生……
我們女人的一生。 ——李昂,《自傳の小說》




名家評論節錄

謝雪紅的故事,從狐狸精到擺桃花陣的女子,透過這樣的文脈鋪展,整部小說可以視為「一個妖精的人身(人生)故事」;妖精修煉人身、學習人語、舞弄人文,轟轟烈烈地成為「女人」,終究還是黃梁一夢,留下被「男人」註解註釋的一生。「妖精」是自傳,「女人」是小說。——楊翠

謝雪紅,一個埋沒於人名辭典中的名字,在祖國台灣被視為信奉共產主義的匪諜,與種種情色流言劃上等號的女性;是李昂召回埋葬於地層深處的魂靈,為其洗刷千古污名。謝雪紅在李昂的筆下得以悠悠甦醒,被重新賦予生命;得以在台灣、在作為讀者的我們的記憶中成為無法忘卻的女性。——上野千鶴子

李昂藉由創造「虛實參半的『小說的自傳』」的文類,以及「多聲並存」、「重複書寫」等論述策略,試圖質疑傳統歷史書寫典範在認識論、敘事性與歷史敘述上的性別盲點和性別偏見。李昂並藉由凸顯不被傳統歷史書寫所關注或正視的女人情慾題材挑戰傳統歷史書寫典範中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教條,並致力於思索和開發其他可能的歷史書寫形式。——王孝勇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