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夫》(1983)

《殺夫》小說節錄林市伸出手去掏那腸、溫熱的腸肚綿長無盡、糾結不凊,林市掏著掏著,竟掏出一團團糾纏在一起的麵線⋯,長長的麵線端頭綁著無數鮮紅的舌頭,嘰嘰軋軋吵叫著。林市揮起刀,一陣切斬,那頭才紛紛隱去。一定是作夢了,林巿想,再來應該輪到把頭割下來。林市一面揮刀切斬,一面心裏想,一定是作夢了,否則不會有這許多血。林巿繼續揮刀切斬,到腳處,那靠身體的部分有大肉塊堆纍,而且豬腳⋯一定還沒有熟,才會中心處一片...

〈花季〉(1968)

花季〈花季〉小說節錄剛剛由絕望引起的無所謂已由新的恐懼取代,我和花匠保持五、六步的距離,準備隨時轉身逃跑。以往閱讀過的神怪故事經由蔗園和對花匠的恐懼齊湧到我的腦中,以至走在幾步前的花匠在太陽下逐漸消失他的形體而變成一隻棕紅毛色的兔子。我努力想驅除這些怪異的幻像,但並不很成功,直到我們走完蔗園,爬上一個小小的土丘,我才甩開那一片棕紅色──帶着毛和血的。──李昂名家評論節錄早期的李昂以人小鬼大的小魔女(en...